代运营行业猫腻:经过包装美化 “死店”也能做活?

来源:法治日报            “新店没流量?老店没订单?

五金冠运营团队,帮您把‘死店’做活。”这是一位代运营商家打出的宣传标语。            

现实中,像这样宣称“能将电商、自媒体账号运营好”的商家并不少见。

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起了网店、注册了自媒体账号,但由于精力有限或素材少难有起色。

一些商家看到了里面蕴藏的商机,着力于帮他人开展网上销售等运营活动,代运营行业应运而生。            

然而,《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一些代运营公司在提供服务时存在诸多违法违规的行为,比如虚假宣传、设置霸王条款、雇佣水军刷单甚***涉嫌诈骗。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指出,代运营是一种市场机制下的新的商业模式,应当鼓励其健康发展,但针对目前存在的不规范之处,需要相关部门多管齐下进行监管。            

合同暗含霸王条款            

维权遇到各种障碍            电商平台、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代运营的服务范围颇为广泛,他们有的广而告之,有的蛰伏在一些贴吧内,在其中发布相关的运营信息。           

 记者联系了几位代运营商家,据其中一家公司客服人员介绍,其所在公司专门为顾客提供代运营,包括短视频平台运营、直播代播等,“我们从2013年开始就做这个业务了,资质和实力,你可以放心,服务内容应有尽有”。            ^_^接着,记者将自己的短视频平台账号告诉了该客服。

很快,对方就开始规划之后怎么运营这个账号,并称将由8人组成的团队来运营,3天后给出详细的运营方案。此外,对方还承诺,如果同时运营短视频和直播,曝光率可以达到单月10万次以上,粉丝数也会达到2万人左右。            

接下来就是收费环节,直播运营的基础服务费是一个月1万元,加上短视频运营,每个月要收取1.5万元。下单后,凭订单号产生合同,随后完成签订。            

在对方发来的合同样本中,记者注意到,账号拥有者的甲方无权利单方面终止本次交易,并且基础服务费并不是代运营的全部费用。若因甲方主观原因要求暂停某项相关服务,责任由甲方承担,乙方不负任何责任且不退还其已收取的服务费用。            

做电商的王丹就和上述代运营公司签订了一份这样的合同,目前骑虎难下。            

王丹告诉记者,该公司在签约前向他承诺3个月10万元的业绩,可实际运营下来仅达成2332元。根据合同,他此前预支付的3万元应当被退还一部分,但对方称双方签订的是对赌协议,他要么选择终止合同解约,但无法退还服务费,要么暂停服务或继续签合同续费。            

记者查阅王丹签署的合同发现,合同约定协议签订地为“成都市青羊区提督街1号雄飞中心”,并明确“协商不能达成一致的,任意一方可向协议签订地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可我又不住在成都,要想维权,谈何容易?”王丹很是无奈。            开餐饮店的孙磊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

由于订单量总上不去,他便通过某电商平台找到一家代运营公司订购了相关服务,又通过某社交平台进行后续沟通,并签订合同。根据合同,该公司负责给店铺在两家知名电商平台上的月销售分别达到3000单、2000单,且承诺效果不满意可以随时退款。           

 开始代运营后的***个月,该公司告诉孙磊,***个月为“调试期”,团队会为其店铺做全方位的调研,所以***个月没有任何实际的代运营服务,同时再次承诺第二个月的订单量会上涨***先前约定的数额。            

到了第二个月,孙磊的店铺订单量仍未上涨,反而下降了。他找该公司理论,结果对方以各种理由推卸责任,并拿出合同内容“客户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力要求终止合作并退款”进行反驳,称孙磊提前要求解除合同,属于单方面违约。            

孙磊去找下单平台客服投诉,结果被告知,其下单平台和双方日常交流平台不一致,因此他所提供的证明材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我真是吃了哑巴亏,有苦说不出。”孙磊懊恼不已,后悔自己没有仔细看合同,所幸***经过反复协商后该公司退还了一部分代运营费。            

虚假宣传诱导下单            

雇佣水军暗刷流量          

  除了合同问题外,有的代运营公司还存在虚假宣传、违规刷单等行为。           

 来自安徽安庆的李杨前不久在某公司购买了一项短视频代运营服务。该公司承诺提供150条包括后期剪辑的原创视频脚本,后通过视频来吸引流量,增加粉丝。经过协商,李杨以一个月7000元的价格购买了全套服务。            

可一周后他发现,该公司提供的视频脚本竟是抄袭的,视频剪辑也很粗糙。李杨遂向该公司提出解约,但对方矢口否认抄袭事实,且拒绝协商和退款。            记者注意到,不少代运营公司在宣传时都会提到一点,涉及流量部分均是通过合法渠道吸引而来,并不存在雇佣水军、刷好评等行为。

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在某社交群,记者发现有人张贴出疑似水军的广告,添加其为好友后得知,对方是专门为代运营公司提供水军服务的,主要业务就是给新店刷评论,营造出这家店的产品广受欢迎的假象。            “目前不少人在做博主,代运营公司也盯上了这块‘肥肉’,所以我经常和代运营公司打交道。通常代运营公司会将需求发给我,我就负责在水军群中招募水军,然后这些水军就涌入正在被代运营的博主账号,开始刷评论。”上述负责给代运营公司刷评论的人告诉记者。            

这样的现象并不是孤例。2021年10月,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根据线索,发现苏州高新区某代运营公司为提升代运营客户满意度,拓展代运营业务,帮助其运营的网店店铺提高在电商平台内的流量、交易量等数据,涉嫌在运营过程中帮助网店经营者进行刷单炒信。            经查,当事人自2018年起帮助网店经营者进行刷单炒信,刷单主要步骤为:量身制定针对性刷单计划,由公司专业刷单操作人员通过刷单平台购买“空单”,以“空包裹”形式生成快递信息或自行找刷手采取“拍A发B”模式生成快递信息进行刷单操作,刷单操作完成目标后,刷单操作人再将刷单佣金部分交给平台或刷手,将佣金差额交给该公司主要负责人进行结算获利。当事人从2018年***案发,共完成虚假交易订单记录12.1万余单。因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当事人被处以罚款30万元。            

包装美化骗取财物            企图暴富反落圈套            记者梳理发现,还有的代运营公司涉嫌诈骗。            近日,山东临沂警方打掉一特大诈骗犯罪集团,现场抓获133人。该团伙专门寻找销量较低的网店,谎称可代运营提升销售额,骗取受害人财物,自2019年起共实施诈骗350余起,涉案金额2000万余元。            

无独有偶,前不久山东泰安警方通报称,2022年1月,谢某报警称因自己的网店店铺销量不佳,于是在网上找到一家代运营公司对其店铺进行包装、美化,以此提高销量。在花费7000余元后,店铺不仅销量未提升还被封禁,而代运营公司还要求缴纳升钻、引流费用。警方经调查,将高某等犯罪嫌疑人抓获,高某等人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高某等人已被刑事拘留。           

 来自浙江慈溪的华林也差一点被代运营公司“坑”了。            原来,他于2021年6月在某电商平台注册了一家店,由于没有运营经验,店铺销量惨淡。就在华林走投无路时,自称“运营官”的人通过私信联系上了他,宣称自己所在公司是经营了11年的实体公司,一站式托管,专门为顾客打造爆款。很快,对方就发来了“公司营业执照”和“法律合同样本”。            

华林看着执照和合同,打消了疑虑,迅速支付了11999元代运营费。            

之后一个星期,对方反复为华林分析账号,频繁发送公司经营的“成功案例”,却未实际运营过华林的账号。而此时,华林还在憧憬着“月入过万、躺着赚钱”。直到朋友提醒他去查一下代运营公司的情况,他才发现,通过所有渠道都找不到这家公司。

加入微信交流群与更多互联网大神实时交流添加微信:mengwood,请猛戳这里→点击入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