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短视频、做家教、兼职翻译、开网约车……疫情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计划或正开展一门副业。半月谈记者发现,一些年轻人通过合理规划在副业上尝到甜头,更多的则是因一时冲动,让副业变成负业。

发展副业,有人欢喜有人忧

27岁的林某在研究生毕业之后进入一家国企广告公司工作。面对不定期的加班和不算丰厚的工资,她选择发展副业——拍摄短视频。一到休息时间或者恰逢不加班的节假日,林泽皓便和男朋友研究短视频平台的热门视频和拍摄手法,最终选择定位情侣剧情类题材。

通过前期试水,林某的账号收获不少粉丝。为吸引更多流量,林泽皓选择每天更新。当时下班再累,也会跟男朋友商量拍摄的脚本,赶在一天结束之前将视频发出。

半年的坚持,让林某收获近100万粉丝,她也辞去本职工作,专心做短视频。

相比林某在副业上的成功,记者调研发现,更多年轻人正因发展副业而陷入焦虑。

余小姐是上海某信息科技公司员工,也兼职做某社群团购商的店长。她表示,每个月的收入会因为订单量有所浮动,大概在3000元到6000元之间,订单量大的月份收入会超过主业。

虽然工作都是线上操作,时间比较自由,但余小姐有自己的烦恼,例如每天在朋友圈频繁发布产品让部分好友觉得厌烦,兼职公司不定期的线上培训活动占用本职工作时间等。

干这个虽然收入还算可观,但总感觉影响工作和人际交往,现在就是处于一个想放弃又不甘心的状态。余小姐说。

和余小姐抱有同样心态的年轻人不在少数。90后女生张丹在广州经营一家线下服装店,每天兼职开网约车。线下生意没有以前好做了,多打一份工赚点租金。张丹坦言,主业已经消耗掉很多时间和精力,做副业时经常感到丧失耐心。

小心被副业割了韭菜

招聘网站前程无忧2021年发布的职场人副业调查显示,拥有副业的职场人中,有一半其副业收入不到主业的20%,仅有约6%的受访者表示副业收入高于主业收入。半月谈记者调研发现,一些年轻人不仅没有在副业上赚到钱,反倒花钱买教训。

现供职于广东某银行的周静就有被副业培训广告坑过的经历。她表示去年在网络上看到配音培训班的广告,称会对学员进行专业配音培训,学成后联络专业平台派单。

交了599元培训费后才发现课程很水,而且后期也没有给资源,作为业余人士基本上接不到专业平台的单子,只能当钱打水漂了。在某热门社交平台搜索副业,会出现带有你身边的年轻人都在从事副业年轻人,是该想想你的副业了等字眼的推文,副业被包装成职业刚需,激起不少年轻人的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