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工人日报本报记者 徐潇近日,腾讯向法院申请变更诉讼请求,将《斗罗大陆》索赔金额从6160万元提高到8亿元。***此,腾讯半年来起诉抖音的标的总额已超过29.43亿元。12月15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其中规定,短视频节目未经授权不得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此举意味着xx分钟看电影以及抖音、B站上的视频剪辑短片要被禁止,拥有庞大用户量且变现实力强大的短视频产业,也开始进入寒冬期。实质是版权之争长短视频之争,无非是版权之争。影视剪辑类短视频容易上手、快速涨粉,从而更易变现,但无论从业前景多么庞大,都绕不开版权。早在今年4月,针对短视频产业已经出现监管意向,却仍然有不少从业者涌入行业。天眼查数据显示,近年来,短视频企业数量快速增长,2020年企业数量年度增速高达92%,今年企业注册数量超过900家。相关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影视解说类账号就以占据6席的明显优势,跻身抖音涨粉排行榜TOP30。这种既节省时间又能达到消遣目的的娱乐方式,造就了百万粉丝甚***千万粉丝的抖音账号。《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1月***2020年10月,该中心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艺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涉及点击量高达2.72万亿次。影视剧剪辑传播规则模糊长视频平台每上架一部作品,已经向制作方重金支付了版权费用,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过去几年买视频版权就花了1000多亿元。尽管如此,长视频平台目前仍难实现盈利,平台营收往往靠涨会员费来维持,但每次涨会员费都会遭到网友们的抗议和声讨。短视频剪辑通常是未经权利人授权,将影视作品任意剪辑、搬运、传播,供用户免费观看,涉嫌侵权、盗版。6月3日,在成都举办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长视频平台的高管们齐发声,痛批短视频盗版、侵权现象。目前抖音、快手均规定,直播影视剧、节目需要先取得相应的版权,在没有版权的情况下播放属于违规操作。抖音治理公告显示,其2021年5月下架侵权视频14万个,及时主动处理了包括《斗罗大陆》动画版在内的多个内容版权投诉。抖音还在2021年6月宣布,平台购买了大量版权素材供创作者使用,并持续对侵权盗版进行打击。但对于影视剧剪辑传播行为,两大平台的规则要模糊很多。如抖音仅在审核规则中提到,作品含有对影视综艺内容进行低成本剪辑、录屏、图片轮播等行为属于不合格,但何谓低成本剪辑,平台并未明确。痛点难点亟待解决对短视频版权到底如何合理合法、有效率地规制,众说纷纭。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分析认为,从著作权法的角度来看,视频平台和影视公司本身投入了大量资金去进行视听作品创作,应该有一定的回报,而有的短视频平台的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将影视作品进行任意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损害了著作权人的利益。但同时,他认为,保护影视版权时,也要为二次创作留空间。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也强调,权利人向平台主张权利时,平台应该及时断开、屏蔽相关链接,接到通知后仍然不作为的,平台应该对扩大侵权部分承担连带责任,恶意串通的需承担共同侵权责任。不过,有不少影视剧剪辑博主认为,个人博主、影视公司、影视作品数量繁多,且授权机制、价格等不透明,完全取得授权存在困难。就目前版权市场情况来看,一些短视频创作者或平台向影视作品著作权人支付许可费还存在一定的问题。目前的影视剧信息网络传播权许可费用非常高,影视公司是否愿意针对短视频创作这一场景提供合理的低价许可费,仍然存疑。针对这些短视频版权保护与行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痛点、难点,还需要相关部门、专家和行业人士共同探讨和努力,寻找出解决短视频侵权和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有效路径。

    图文广告